新 闻 频 道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搜索:

欧洲饲料禁抗实践及其对我国饲料企业的启示

  • 点击次数:
  • 日期:2018-07-09
  • 编辑:lily
  • 来源:中国畜牧杂志
  • 评论:0
1、欧洲饲料禁抗历史 1999年,欧盟宣布,从1999年7月到2006年1月1日,饲料中仅允许使用4种抗生素产品:莫能菌素、盐霉素、黄霉素、阿维拉霉素(效美素),从2006年初开始法律上全面禁止抗生素在饲料中的使用(图1)。
图1 欧盟等畜牧发达国家饲料禁抗历史 荷兰行业协会规定从2011年9月份开始,不再允许饲料企业为养殖场定制加药饲料等措施。 那么,欧洲饲料禁抗后,养殖生产性能和抗生素用量的变化如何呢?首先是先行者瑞典,在1986年禁抗后的前几年,以猪为例,平均日增重下降,料肉比提升,死亡率增加,断奶日龄不得不延迟1周。其次,丹麦实施饲料禁抗后,猪场在生长育肥阶段的成绩影响不大,据统计,62%的猪场这个阶段的日增重和死亡率无明显变化,只有12%的环境条件差的猪场出现了问题久久不能解决,而另外26%的猪场经过几个月的调整,生产成绩也跟上来了。但仔猪阶段产生的问题和困难很大,表现为死亡率的提高和日增重的降低,母猪年提供断奶仔猪数(PSY)下降等(见表1)。除了猪场生产性能的下降,现场抗生素的用量略有增加。
图2  1996—2001年丹麦现场抗生素总体用量变化 由图2 可以看到,1996—2001年,丹麦现场处方用药的年用量是不断增加的,以有效成分计算,从48t增加到了94t(2001年);但饲料和养殖现场的抗生素总用量是降低的,从1996年的154t,下降到了2001年的94t。
通过立法等强制手段,逐步减少抗生素总体用量是欧盟畜牧发达国家的共识。 完善的兽医师队伍和兽医师资质管理支持了欧洲的禁抗行动。同时,欧洲发达国家在养殖现场采取的各项措施和养殖模式的不断升级是禁抗和减抗的根基,对我国的抗生素管理和各层级企业做好禁抗准备工作具有借鉴意义。  
2、欧洲饲料企业禁抗后的技术措施
2.1 不同动物或者不同生理阶段区别对待 蛋鸡、反刍动物、水产等品种对饲料禁抗的压力很小或没有,关注点和难点主要集中在猪和肉鸡品种上,而更被关注的焦点就是25kg体重前的仔猪阶段。因为仔猪断奶应激大,仔猪消化道在25kg体重前又没有发育完善,腹泻、死亡率高等是幼龄阶段禁抗和减抗后的最大难题。 不管是幼龄动物还是成年动物,欧洲饲料企业最为宝贵的经验就是养殖现场管理细节的改进。养殖环节没有以下这些改进,饲料方面的措施将不会有真正的效果: 第一,提高现场饲养管理水平,以减少疾病的压力。如采用更严格的生物安全防护措施,从猪场的设计、生产模式变化、适当推迟断奶日龄、动物的全进全出、严格的人员和物品进场流程管理、动物转出后的彻底清洗消毒等等各个细节上做出变化和彻底落实。 第二,改善畜舍环境条件,提升动物福利,减轻应激程度。如温度、通风、密度等方面的改进和调整等。比如,荷兰从2015年开始倾向于饲养慢速生长的肉鸡,同时要求把饲养密度降低到生产活重30 kg/㎡(表2)。在这样的背景下,疾病的压力小,现场不需用药的可能性大幅度提升(图4)。  
2.2 养殖现场其它相关措施 除了养殖现场的管理改进和设施设备的升级外,有疾病发生时必须在现场诊断后再针对性地用药,合理科学的免疫程序等也是最有力的保证。 个人认为以上两点涉及到的各项改变和措施是饲料禁抗后生产性能依然优秀的最大贡献点,权重可以给到60%以上。 2.3 饲料企业的升级和调整 饲料禁抗后,各个饲料企业和饲料添加剂企业也在积极地研究和验证替代品,有机酸、酸化剂、植物精油和提取物、酶制剂、酵母提取物、益生素等产品的组合和应用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除了替代品的开发和研究外,欧盟允许饲料企业为养殖企业按照兽医处方进行加药饲料的生产,加药饲料线必须是严格独立的生产线,以防交叉污染的出现,同时饲料厂对处方药物的贮存管理、使用记录、运输等都进行单独的管理。  
3、我国饲料企业的禁抗技术储备
对我国规模化猪场大肠杆菌耐药性检测及血清流行病学调查的报告显示,养殖场的感染压力在逐年增加,使用饲用抗生素的效果下降。目前饲料企业在积极进行相关的减抗技术储备。 饲料企业应该再重新审视自己的配方和日粮配制技术。从原料供应商的评估、原料的品种选择、原料稳定供应、原料的卫生标准把控上做更细致的工作;关注营养的精准和营养素的平衡,选择好蛋白原料和纤维原料的来源;通过原料深加工和饲料加工工艺的改进以减少有害微生物的污染,提升饲料原料的消化率等。 实践和验证的一条铁律:即使选对了替代品,依然无法替代优秀的养殖现场管理带来的贡献。  
4、对我国饲料禁抗的管理建议
饲料中禁抗最大的风险会落在管理不良和生物安全防护差的养殖场,最大的压力是在仔猪断奶阶段。目前,我国的生猪养殖和肉鸡养殖,依然是中小规模占绝大比率。以猪为例,根据全国畜牧总站统计,中小规模猪场(每年出栏100~5000头育肥猪)出栏的肉猪依然是主流,占45%左右(以出栏头数计),而且不管猪场规模大小,猪舍设计的合理性、生物安全理念以及现场管理水平等参差不齐,不少猪场生物安全意识差,需要提升理念和各项现实的技术服务。我国的饲料禁抗管理要多方位考虑。个人对饲料禁抗管理的建议是要视国情、视动物和视阶段不同对待。 4.1 高校科研单位和企业研发机构积极储备各项技术 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结合客户的现实情况,系统综合考虑配方技术、加工工艺和各项替代技术,未雨绸缪。 4.2 选择标杆企业先行实践 饲料企业可以在研发农场反复验证,或选择有主动禁抗愿望、管理条件好的养殖企业,说明项目目标,从生长育肥阶段开始,为其定制饲料产品,积累经验。然后从易到难,推行到幼龄阶段,反复实践中积累和总结各项技术参数和对策。 4.3 国家层面的管理 学习欧洲,循序渐进,给行业和企业时间表,避免产生剧烈应激;先禁用对人类健康最有风险的抗生素;尊重养殖场的现实和不同阶段禁抗的难易程度,比如25 kg体重之前的仔猪是禁抗压力最大的阶段,而这个阶段采食总量和粪便排放总量占比小,对畜产品残留和土壤环境等的风险小,应给予宽松政策或最后禁用;严格监管畜产品中的药物残留,为食品安全把好第一关。  
来源:中国畜牧杂志  
发表评论
  • 评价:
  •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