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频 道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搜索:

原料暴涨对饲料企业是利好还是噩梦?

  • 点击次数:
  • 日期:2016-06-27
  • 编辑:lily
  • 来源:中国畜牧兽医报
  • 评论:0
近两年,笔者喜欢讲一个观点:做全价料的企业平时可以不赚钱,只要能抓住原料涨跌的机会,还可能有个很好的盈利。今年的原料是突然的暴涨。所谓突然,就是出乎大多数人的预料,也就是说,大部分企业缺乏思想和行为上的准备。原料这个东西,上涨的时候没准备自然踏空了,涨得再多和你没关系,而且凭空增加了经营压力。那么,这种情况下对饲料企业究竟是利好还是噩梦?   饲料企业的采购习惯   通常大企业的销量大,对原料的需求自然也就大,所以,不管是涨是跌,都要有一定的库存+合同。为了降低现货的风险,会通过期货的方式进行套期保值,这就对采购的信息来源及行情预判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行情看准了,多盈利几千万元是小事一桩,看不准,损失惨重也不鲜见。所以,这一轮的豆粕暴涨,让饲料企业的成本拉开了差距。现在,有的企业用的是每吨2650元的库存,也有的是用每吨3400元左右的现货,一吨就差了700多元。   中小企业玩期货的少,主要是靠库存,一般是15天~20天的库存,如果对未来的行情看好,可能会压一些库存,那主要看库容量了。15天~20天的库存用完,那就要买现货。所以,在现货市场,当原料价格迅速下降的时候,中小企业要占点便宜。去年年末玉米暴跌的时候,小企业的成本一路下降,而大中型企业则持续降不下来,经营和营销都比较被动。   这一轮中小企业压力巨大   应该说,在上一轮玉米暴跌的时候,很多中小企业占了优势,销量可能下滑了,而利润在去年大多数是增加的,这实际上救了很多企业一命。而这一次,豆粕价格暴涨,如果后面几个月维持这样一个高位,基本上小企业会面临无法缓解的压力。年初,很多中小企业开各种招商会、订货会,定出了一部分销量,现在原料暴涨,饲料涨价,客户能理解一部分,但不可能完全消化,产品出货价还是要比别人低一点。而中小企业,这个时候,有没有低的空间?笔者认为基本没有,因此,要么不要利润要客户,要么违约舍掉一部分客户。最近微信朋友圈几乎异口同声的一个音调:“原料暴涨,不涨价的饲料你敢用吗?”就是为了缓解原料的压力。应该说,在对待涨价这件事上,饲料行业出现了从未有过的默契和“团结”。但这并不代表大企业就一定占优势。小企业是基本抓不住机会,而大企业则是有的抓住了机会,原料成本很低,而有的则苦不堪言。如果主要销售对象是散户渠道的还好,如果是供给集团客户(大规模养殖场)的,则面临尴尬境地。   在原料平稳的时候,饲料厂拼的是系统能力,谁的管控做得好,谁占优势。而原料暴涨,那些没抓住机会的饲料厂,想涨价可没那么容易。为什么?因为集团客户也在研究期货,你的成本不代表平均成本,集团客户不会按照你的报价结算,只能按照最低报价结算(最多是平均价)。所以,很多辛辛苦苦开发的集团客户就这样丢掉了。你不卖,卖了就亏,别人卖还可以赚钱,你如何选择呢?   这一轮,大中型企业短时占据优势,成本不算高,有的企业甚至每吨2700元左右锁定到年底。这是什么概念?就是一直到年底,人家都在用每吨2700元的豆粕,人家赚钱,你亏本,如果人家稍微放点水,你的客户就变成他的了。但抓住机会的企业数量没有那么多,现在看来顶多占大企业数量的一小半,剩下的一半很悲催,和小企业同一起跑线。   业务员工作压力骤减   和经营压力骤升相比,现在业务员的工作方式反而变简单了。很多业务员不断制造紧张空气,让人感觉到原料会一直涨上去,经销商和小猪场自然会被影响,会压货。本来想拉5吨,现在就拉10吨,所以,如果销量增加了不少,老板不要高兴,这是“寅吃卯粮”,是一个月拉了两个月的货,到年底算下来,你的销量很可能不升反降。不过,这没有错,你不让客户压货,他可能买其他厂家的,所以,压货总比不压强。但这个时候的副作用是,业务员很多的基础工作少了,甚至停滞,去抓机会,而不是抓基础。生产资料给的机会总是昙花一现,而基础工作必须持之以恒,才会带来持久的增长。   整体陷入纠结状态   “纠结,就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相当矛盾,矛盾中的矛盾。”当下,用这个词是再贴切不过了。豆粕还有上升空间吗?6月14日很多人判断15日会跌,结果15日每吨直接上涨了200元。那么,会下跌吗?最近两个月,已经涨了1000多元,既然能涨就能跌。   应该说很多饲料企业已经没有了对趋势的判断能力。其实,你的判断没有用,因为定价权不在你手里,未来是什么样,要看美国的那些基金想赚多少钱,什么时候收手。南美大豆的减产和品质的下降是有数的,而豆粕的上涨很显然已经超出了减产所应当带来的上升空间,现在是资本这只无形的黑手在操纵,你几乎是无法判断的,只能赌。判断是技术性的,而赌则是赌运气。   今天用常规的技术性分析已经没有了意义,对于我们来说,豆粕只能用“疯狂”两个字来形容,而对于黑手来说,什么时候收回来还不好说。现在,大家还是频繁提起那个快要被忘记的数字——“4800元”,这是豆粕曾经的历史最高价。   对于每吨2450元的低价和每吨4800的高价来说,如果两个价格相加再除以2,那平均价应该是每吨3625元,现在,马上就要涨到了这个数字。纠结在这里开始,犹如十字路口,向上和向下的空间都差不多。到了现在,向上和向下判断都意味着风险,几乎是一样的。最近笔者和几位操盘高手有过沟通,他们对未来趋势的判断也一样的纠结。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纠结没有任何意义,剩下的选择都是赌博,放下纠结,去做该做的事情,也许本身就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作者:王中
发表评论
  • 评价:
  •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